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学生园地
学生园地
再回首,温暖依旧 实验中学 潘优
时间:2016-05-10 11:24:43 来源:   【关闭窗口】  【打印该页】


 

“慈母手中线,游子身上衣。临行密密缝,意恐迟迟归 ……”八音盒中缓慢的低唱着孟郊的《游子吟》,此时,依稀仿佛,好似看见了我的妈妈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——题记


    其实,我是一个死要面子的孩子。有时候,明知道家里的条件不好,可是虚荣心总是与我作对,那次与妈妈吵架的原因是一件毛衣。

去年秋天,寒风刺骨,失去了往日的柔和。这样的天气,使我想要一件乳白色的毛衣。

“不买就不买,算了!”得到妈妈回绝的我气呼呼地回了房间,与此同时,我听见妈妈好像在找着什么,但不一会儿,又恢复了寂静。

晚饭是我一个人吃的,妈妈一直在房间内呆着,没有出来。

“妈妈,饭都——”我硬着头皮推开了房门,却猛然呆住了:

房中,月光撒了一地,而妈妈,正静静的对着月光,飞快的织着一件白色的毛衣!乳白的毛线在妈妈的手里翻飞,月光不断地注入毛衣中去,让它不断变化着,变化着……

我怔住了,而妈妈如梦初醒:“你来了,快看看,喜欢么?”望着妈妈疲惫的脸,捧着那件用月光织成的毛衣,心酸。

“妈妈,你怎么搞得?马上就要上台了!”望着一脸愧疚的妈妈,我的怒气不但没有消除,反而更旺了。

这是一次大型的演出活动,我早早的做好了准备,望着镜中穿着白裙子,踏着金舞鞋的我,不禁孤芳自傲起来。

可惜还没过几分钟,双腿便软得像面条一样,只好脱下舞鞋,随手放在一边,换上运动鞋,便随着队伍到场地去了。

下楼时我没有想到,队伍出发时我没有想到,直到了场地才想起来,舞鞋忘家了!

妈妈来后,我便问妈妈我的舞鞋呢,但妈妈一脸迷茫的说:“舞鞋,你没穿着吗?”

当我的愤怒铺天盖地的袭来时,全然没想整件事都是我的错,妈妈根本没有责任啊。

等我不说话了,妈妈却说:“对不起,我马上去给你拿,不会耽误你。”

我余怒未消地看着她的背影变成了一个小黑点,甩头归队进行最后的整理。

快上台了,我也不生气了,焦急的等待着妈妈。

看见了,看见了!妈妈手中高举着我的舞鞋,凌乱的头发在空中飞舞,但我感觉,现在的她,是世界上最好的妈妈,看见妈妈疲倦的脸,接过舞鞋的一瞬间,心疼。

白雾伴着水沸腾的声音,我小心翼翼的把淘好的米倒入锅中,用勺子慢慢搅拌,心里甜甜的,好像在熬一锅浓得化不开的甜汤。翻滚的米,中心是盛开的漩涡,边缘的水美如浪花。盖上锅,看看睡着的妈妈,叹了一口气,往事不堪回首啊。

妈妈有胃病,因为长期早起为我做饭,她每天都是三口并做两口的吃完饭,有时候甚至不吃饭。她的胃病,就是这样得的啊!以前,爸爸为妈妈熬一碗热粥,胃就不那么疼。今天,我和爸爸一样,想为妈妈熬一碗粥。坐在母亲的床边,猛然想起小时候,我生病的时候,妈妈总是细心地用小火慢熬一碗粥,那时粥飘出的清香,总使我心旷神怡,病也好了一大半……我的眼睛湿润了,看着粥腾起的水雾,心慰。

 “感恩的心,感谢有你。伴我一生,让我有勇气作我自己 ……”歌声再次响起,环顾四周,从回忆中脱离出来的我,眼望每个充满爱的角落,点点滴滴,似乎在向我诉说着什么……

 再回首,温暖依旧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


【上一篇】:荏苒时光 , 岁月浓香 实验中学 王晨        【下一篇】:返回列表